• 2010-11-17

    jan troell - [我的工作]

    "我不知道要做什么,我只知道一个方向,但是我要是什么都知道了,这一切做起来就没有意义了。正是发现的过程最令人兴奋,总有那些额外的小碎片,让故事变得更好。”

    “我相信每个人都做过重复的梦,我一生中反复做的梦是我的牙齿突然掉了。或者是他们松动了,等我一张嘴就掉了出来。他们说,那时对死亡的恐惧。”